专题首页 > 委员风采

夏佳文

时间:2019-04-23

■夏佳文

夏佳文 1964年7月17日出生于重庆涪陵。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副所长。我国重离子加速器的学术带头人,HIRFL-CSR工程总工程师,加速器物理及技术总负责人。现为中国核学会副秘书长、中国辐射物理学会副理事长、中国粒子加速器学会常务理事。入选1998年度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2002年被评为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首届优秀入选者。

扎根陇原

有一段时间,“出国热”成风,很多人不是选择出国,就是选择去沿海发达城市工作。毕竟甘肃的学术研究环境及生活条件还是相对艰苦的,但是我决定留在这片黄土高原上,并且说服自己在成都工作的妻子也来兰州,彻底扎根西北。有人问为什么,我说:“我深爱这片黄土高原,尤其是黄河穿越而过的美丽古城兰州。更重要的是,这里有我所钟爱的核物理与重离子加速器事业。”我也常说:“喝长江水把我养大,饮黄河水伴我成就事业,此生无憾!”

未曾想,从上大学起,我已经在兰州学习和工作了三十余载。

我出生在重庆市涪陵,从中学时代起就喜欢物理,景仰杨振宁、李政道那样的大物理学家。当时,物理老师经常会给我们讲吴健雄、钱学森、钱三强等科学名人的故事。这让我对物理学,尤其是核物理有了极大的兴趣。

在我家乡人的印象中,西北应该是缺水干旱、飞沙走石的戈壁滩,然而我想,这正好是作核物理研究的好地方。1983年9月,我考入兰州大学,并被录取到了现代物理系原子核物理专业。

大学四年,学习了更多的物理相关课程,让我对物理的认识更深入和全面,中学时对核物理的兴趣,也更加务实和具体。本科的毕业设计我选择了《强流离子束聚焦和传输的研究》,1987年毕业时,我决定继续我当初的选择,因为成绩优异,我被保送到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攻读加速器物理及技术专业硕士研究生,师从著名核物理学家魏宝文院士,其间工作比较优秀,于1990年3月提前毕业,获得硕士学位。1993年,获加速器专业理学博士学位。

作为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加速器专业的第一位博士,我一毕业就接到了一项任务——重离子加速器冷却储存环的调研工作。最初,这仅是作为一个学术研讨活动,到后来,所里敏锐地发现这一研究前景非常广阔,学术委员会讨论确定了将冷却储存环定为主攻方向。1994年,在所领导的直接领导下,我带领一个研究小组从事兰州重离子加速器储存环(HIRFL-CSR)的预研工作。

攻克CSR

从1992年所长基金支持重离子加速器冷却储存环的研究开始,到1997年,研究所和兰州重离子加速器国家实验室经过5年多的预研及多次论证,将兰州重离子加速器—冷却存储环工程(HIRFL-CSR)作为国家“九五”重大科学工程,于1997年6月经国务院科技领导小组审议通过。随后,我带领团队,不断优化其总体设计,进行可行性研究。2000年4月,兰州重离子加速器储存环(CSR)正式开工,到2006年初试运行,共用5年时间,高质量地完成了预定的工程建设任务。

2007年12月,HIRFL-CSR通过了中科院组织的工艺验收,宣告工程完成。HIRFL-CSR是我国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个规模最大、能量最高、实现全离子加速的重离子同步加速器冷却储存环系统,工程总投资2.935亿元,该工程建设以很少的投资,创造了国际同类装置的最高性价比。

HIRFL-CSR的成功建造,使得兰州重离子加速器国家实验室成为国际上继德国重离子研究中心(GSI)后,第二家拥有世界级的大型核物理实验装置的实验室。

一路走来,得到很多方面的支持和帮助,这些支持让我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

我于1995年、1997年、2004年分别赴日本理化学研究所(RIKEN)、德国GSI重离子研究中心、美国BNL国家实验室做访问学者。

1998年10月,研究所组织专家委员会,对我进行评审,次年中国科学院发文通知,我被批准入选1998年度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这不仅是对我前期工作的认可,也给我此后的CSR工作提供了巨大支持。

勇于奉献

兰州重离子加速器冷却储存环(HIRFL-CSR)的建成以及同行的认可,让我在欣喜和兴奋之外,感受最深的就是对家人的愧疚之情。

从1992年开始工程预研到2002年的十年间,多次进行研讨、验证、优化、可行性研究,我一心扑在CSR的工作中,没有回老家探望过年迈的父母。在工程建设与总体调试阶段,顾不上家,总是加班,很少按时回家陪妻子和孩子吃上一顿饭。在孩子的成长时期,几乎难得陪孩子去公园和游乐园玩。妻子生病住院动大手术,那是储存环工程调束最紧张的时候,也没有顾上去医院照顾病床上的妻子。2007年深冬,80岁的老父亲病危,因为工作紧张,我根本无法抽出时间回家探望,尽管经过抢救后父亲身体好转,但是因为不能在床前尽孝,即使在工作上取得了成绩,对家庭的歉疚,我永远都无法弥补。

在总体调试时,通常是一两个月连续奋战,经常是工作到凌晨四五点回家,而早上八点半又要到中央控制室主持调束例会,总结前夜的调试工作,安排新的调试内容,布置分系统任务,讨论学术难题,继而现场指挥调试。所以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足四个小时,并且在中控室工作通常是吃盒饭,数月如此。

长期的紧张工作、睡眠不足、饮食不规律,我自己的身体也出现不适。调试任务紧张时,经常流鼻血,牙龈发炎,疼痛难忍。尤其是在储存环加速器工程调试的最紧要时刻,我的头发还一块一块地光秃。

我也常告诫并要求一起奋斗的同事以及研究生, CSR就是我们的孩子,只有精心呵护,悉心培养才能长大。在我的长期严格要求及努力倡导下,整个CSR科研人员都已形成一种“储存环精神”,那就是认真负责、团结协作、敢于创新、勇于奉献。

胡杨林,在西部不仅是一道独特的风景,还具有保持水土的作用,象征着一种坚韧的精神,展现着西部独特的壮阔之美。扎根西部的科学家们,就像胡杨林一样,为西部繁荣和发展作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成为另一道风景线。

《中国科学报》 (2014-11-07 第9版 人物周刊)


主办单位:甘肃省科学技术协会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安宁区银安路566号     联系电话:0931-6184299
技术支持:无锡开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510-85229289